身在北京

By | 2015年5月2日

这是前不久闲下来时给自己命的一个写作题目,依稀记得当时整日里忙着敲键盘,回家的路上想起匆匆的回到北京,从忙着找工作到新公司适应,再到离职,找房子,搬家,换工作,新公司再适应,不觉间已经过了这么久。

从最初回来北京的恐惧与担忧到目前的忙碌,回头望感觉就是一霎那的事儿,仔细的嚼嚼回味下还有一丝苦味。

7月底的北京被炽热的阳光厚厚的包裹,过往的花花绿绿以及白晃晃的胳膊大腿不停的撩拨你,京城的夏天会让你很烦躁。汗流浃背的来到朋友独居的东三环次卧,进入房间的过程,也是北京这个大都市中各个阶层的缩影。

朋友住的那套房子,竟然住下了6户人家,除了主卧,次卧(客厅),次卧,其他都是真正的隔断房,除了门没有窗户。

我朋友跟我一样搞IT,不过他的方向是ios app开发,算是中级白领,那时他的收入已经过万带着MAC满街跑了,一个人住着1800/月的次卧(客厅改造),房间18个平方上下算是不错了,主卧是个宅神,在朋友那边住了2个星期也没见里面出来过人,朋友告诉我说,主卧这个人是个摄影师,一个人,比较宅。

正规次卧住着一对母女,女儿看上去40岁,母亲瘫痪在床,女儿似乎没有工作,每天叼着烟穿着人字拖出去买菜,开始以为人家是房东,后来知道不是,也是租房客。其余的三个隔断不了解,在白天,过道没有灯,他们都不关门在这酷暑的夏天,穿堂风能带来一丝丝凉意,透过门帘的缝隙只能模糊的看到昏黄的灯光下的床脚。各个租客被隔阂在京城的小小盒子里。

在南方时听闻京城雾霾霸道无比,让人无处遁形,空气指数超级锻炼人,很不幸,着陆京城的第二天嗓子出现不适,身体很干脆的发饶了,2天没敢出门,烧退了,嗓子还是不能说太多话,否则会变成哑巴,晚上面试完回家,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了,找工作的第2天竟然疲倦了,当天直接推掉了下午的最后一家面试,回到朋友那里,整理完面试的资料,开始跟朋友聊天。

朋友比我早回来北京一年多,这一年的时间成功的转型为ios 开发者,因为他单身,所以生活比较滋润,否则也不会也个人住在东三环,平时也没啥爱好,就是喜欢玩玩游戏,我们从我从南方的经历,我曾一个人游荡在上海的马路上到骑车满地跑再到我朋友从出入ios开发到搬家从北到东的点点滴滴,聊到朋友在北京的生活时,朋友再三向我强调:找房子不要找无名中介,他最恨的就是中介!!这句话后来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当时到底有多恨中介了。

这一聊就是将近半夜,我们都静默了下来,我不知道他当时陷入了怎样的回忆,我侧头看着窗外,灰色的天壁倒映这城市的灯光,这一刻出奇的安静,回想这匆匆回来的经历,许久,「有花生么?」我问,「很久没喝酒了」他喃喃的应道,「烧烤有的吧」我在问,他起身「楼下就有」,我来了精神「走,楼下喝点」,我低头开了眼手机,凌晨1点了。

楼下街边浅黄色的路灯下的烧烤店还在营业,烧烤的烟尘混着真真肉香啤酒还有细细的碎语飘向京城的上空,那夜我们喝的不多,他吐了「很久没好好喝一杯了」,回到家里,借着酒劲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写到这里的时候,脑海里是那晚跟朋友喝酒聊天时的内容,很感谢那晚朋友跟我喝酒,消除了我自己初到北京面对陌生的城市,有个好朋友跟自己畅饮,想到这里心里有点郁结,如今真实的生活在北京,终于稳定下来,忙碌的日子多过闲暇,我知道前面还有很多路要走,所幸自己还在路上。

发表评论